逸也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对话。
 
    正在杨逸觉失望,以为这一天就要这样过去的时候,杰特罗突然低声道:“博雅塔,今天三叉戟表现的怎么样?”
 
    声音有些失真,而且还很小,但杨逸马上来了精神。
 
    “三叉戟嘛,我觉得表现还不错,战斗力如何我不方便评价,但他们很职业,不乱问,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挺规矩的一个佣兵团。”
 
    杰特罗低声道:“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我可能对机器人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
 
    博雅塔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他小声道:“您的意思是……”
 
    “不,不,我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人可用,我需要有一些可靠的人手帮我,三叉戟只是个佣兵团而已,即使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我们还要重返乌克兰,还需要用到三叉戟。”
 
    博雅塔道:“先生,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尼古拉斯为什么没有来?难道马瑟尔先生就这样算了吗?”
 
    杰特罗轻轻的叹了口气,道:“德约是想干掉尼古拉斯的,他没有跟我说,但我看的出来,我太了解他了,一看到他我就明白其实他没有发疯,他很冷静,既然他很冷静,那么他之前作出一副发疯的姿态来就是故意的,为什么?只能是他想要干掉尼古拉斯,他已经不想再等了。”
 
    “可是尼古拉斯没有来见他,这就意味着尼古拉斯已经不再服从他的命令了,以马瑟尔先生的性格来说,他怎么能容忍呢?”
 
    “当尼古拉斯没能在德约规定的时间内赶到时,我以为德约只能和尼古拉斯彻底翻脸了,但是德约虽然很生气,可他接了尼古拉斯打来的电话。”
 
    “说什么了?”
 
    “尼古拉斯说他两天之内就会到达乌克兰,并且干掉杀害德约二世的人,他之所以没能在德约规定的时间内赶到,是因为他要和美国人合作暂时无法抽身。”
 
    博雅塔低声惊呼道:“美国人?cia吗?可cia不是德约的后盾吗?”
 
    “不是cia,是亨特.拜尔登。”
 
    “亨特.拜尔登?尼古拉斯怎么会和他扯上关系的?亨特不是马瑟尔先生的朋友吗?”
 
    杰特罗有些恼怒的道:“问题就在这里,现在亨特和尼古拉斯联手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德约绝不能再干掉尼古拉斯,即使尼古拉斯有可能替代他的地位也是一样。”
 
    长长的吐了口气,杰特罗低声道:“德约无法和亨特翻脸,所以他只能容忍尼古拉斯的逐渐失去控制的现实,不过还好,尼古拉斯虽然和亨特扯上了关系,但他还无法在美国人哪里代替德约,所以他还是无法获得一个稳定的军火来源地。”
 
    “可尼古拉斯要是在乌克兰站稳脚跟,那,那马瑟尔先生该怎么办?”
 
    “你该担心的是我们怎么办。”
 
    很是无奈的说了一句后,杰特罗低声道:“现在情况很明显,尼古拉斯要和亨特联手做自己的军火生意了,德约必须阻止尼古拉斯得到乌克兰的地盘,他对我的忠诚很满意,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会派我去乌克兰,给我最大的资源,现在我们在乌克兰的敌人不只是大伊万了,还有尼古拉斯。”
 
    “你要干掉尼古拉斯?”
 
    “不是我,是德约要干掉尼古拉斯,没错,我们既要对付大伊万,还要干掉尼古拉斯,但只能是暗中下手,要是能借助大伊万的力量把尼古拉斯干掉那就完美了。”
 
    博雅塔极是感慨的道:“竟然要这样,那你一定能得到马瑟尔先生的支持,他会给你所需要的一切。”
 
    “现在不知道德约最终会选择谁,但就今天的情况来看,我觉得德约会选我,因为只有我保持了对他最大程度的忠诚,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能力,而是忠诚,但我不知道其他人哪里到底是什么情况,所以我也不确定能否获得德约的全部支持,但最晚明天就可以知道了,德约已经没法再拖下去了。”
 
    “先生,你能力很强的,我觉得这个人选只能是你。”
 
    杰特罗苦笑了两声,道:“我缺乏在一个地区独自跟人作战的经验,这是我的短板,如果其他人表现出跟我同样的忠诚,那我就没机会了,所以还是等消息吧,答案一定会在明天揭晓。”
 
    博雅塔低声道:“我明白了,那就早些休息吧,晚安,先生。”
 
    两人的对话结束了,杨逸又等了一会儿,等他听到了轻微的鼾声后,他将跟听诊器差不多的窃听器收了起来,并将耳机从耳朵上取下。
 
    这几天,就用了大约五千欧元的电费,什么家用电器如此耗电?”
 
    汉斯沉声道:“可以证明这段时间有很多人住在这里,恒温游泳池的耗电量很惊人,所以无法证明更多的事情。”
 
    安东接着往下翻,然后他的鼠标停在了2010年9月份的用电曲线表上。
 
    “9月8号到15号,用电量出现了一个高峰期,尤其是在11号和12号这两天,用电量到了最高峰值,比10高出四倍。”
 
    汉斯沉吟了片刻后,自信满满的道:“两天时间,用去了六千欧元的电费,就算把别墅里堆满了家用电器全都打开,再加上恒温游泳池,也绝对用不了如此之多的电,只能是家用电器之外的东西在大量耗电,你让开,我来。”
 
    安东撇了撇嘴,但还是把电脑的控制权交给了汉斯,汉斯一副很兴奋的样子,把曲线表一页页的往下翻,并把用电量出现异常的日期全都标注出来。
 
    “在2011年,这个别墅里的用电量达到了最巅峰,从1月到12月,每个月都至少有三天以上的耗电量大幅增加,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目标在2011年这一年里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住上几天,最少是三天,最多是九天。”
 
    安东耸肩道:“对于一个拥有无数房产的人来说,他一定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别墅。”
 
    “是的,从2012年开始入住的频率开始降低,这一年目标只有九个月来到了这个别墅,最长的一次住了一个星期,最短的一次住了一天,但是从2013年至今入住的频率开始稳定了,去年他来这里六次,分别是一月,三月,四月,六月,十一月,十二月,今年一月份他来过,三月份来过,每次居住时间都在三天以上,还要再加上这一次,按照一个人的习惯来分析,他还会再来,他一定还会再来这里!”
 
    安东有气无力的道:“是啊,真聪明,你分析出了很了不起的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