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皱眉看向了安东,道:“你在讽刺我?”
 
    安东摊手道:“没有,只是想告诉你不必给我解释这些了,因为你不解释我也看得懂。”
 
    汉斯的嘴撇了撇,然后他沉声道:“现在我们确定了目标会经常来这个别墅,那么这个别墅就是有价值的,然后,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别墅里都有哪些设备大量耗电。”
 
    安东还是是无精打采的道:“呃,雷达。”
 
    “几部雷达?什么雷达?”
 
    安东再次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一般遇到这种情况呢,我觉得亲眼去看看更加稳妥,单靠用电费单来分析的结果是不可靠的。”
 
    汉斯轻蔑的哼了一声,道:“克格勃就是这样训练你们的?只能亲眼看过才行吗?那么你们的分析师用来干什么?或者说克格勃没有分析师?”
 
    安东叹声道:“我真的……算了,你说,我听着呢。”
 
    汉斯笑了笑,然后他掏出了一根铅笔,道:“我需要算一下,首先,目标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之一,而且他是北约体系的军火供应商,2009年军火黑市能够买到最先进的雷达……不,我忽略了目标和大国之间的联系,所以应该是更加先进一个档次的雷达,不,不对,还是军火黑市上能过获得的雷达,而不是真正最先进的雷达,那么……”
 
    汉斯突然停下了,安东摊手道:“你不知道军火黑市能买到最先进的雷达是什么型号。”
 
    思索了一会儿后,汉斯突然道:“德国boa550地面与海岸监测雷达,双用途固态i波段脉冲多普勒雷达,全部重量只有75公斤,非常合适。”
 
    安东轻叹了口气,道:“好吧,看来你知道。”
 
    汉斯摊了摊手,低声道:“我只知道德国的这款雷达很合适,至于其他的,我这些年对军事装备不是很关注……”
 
    安东想了想,道:“美国as地面雷达监控系统,英国tar雷达系统,都是可以的,最重要的是德约肯定可以搞到。”
 
    “如果在目标住进别墅期间雷达需要保持24小时开机的话,那么就需要两部以上的雷达轮流开机,然后再加上地面防护系统,唔,无线电干扰以及监听设备。”
 
    在纸上写写画画算了一番后,汉斯点头道:“差不多了,就是这些设备,炮侦雷达,战场监控系统,无线电系统,这些肯定有。”
 
    安东笑了笑,道:“差不多吗?用不了那么多电费吧?”
 
    汉斯信心满满的道:“你忽略了税金。”
 
    安东愣了一下,他想了想,随即颓然道:“呃,你说的对。”
 
    汉斯呼了口气,道:“那就可以确定了,这个别墅是目标经常来的,而且一定还会再来,所以是个有价值的伏击点,而这里有完备的防御措施,可以出售这个情报了,我明天回德国处理我的事情。”
 
    安东叹了口气,道:“不去灯塔上看看了吗?我总是觉得亲眼看看……”
 
    “现在已经没意义了。”
 
    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安东的话,汉斯继续沉声道:“我们的黑客很厉害,在提供了这些信息后,再去灯塔上看一眼的意义已经不大了,虽然我很欣赏你表现出的严谨,但现在情况已经不同,已经获得的信息不需要再用上灯塔看一眼的方式来确定,因为风险与收益不成比例。”
 
    安东挥了下手,道:“停下,就到这里吧,我们交差。”
 
    汉斯深深的吸了口气,道:“这份工作比分析股票走向有意思多了,我现在感觉很好,非常好,这是我想要的感觉,那么你呢,你有成就感吗?”
 
    安东淡淡的道:“成就感谈不上,因为太简单了,我处理过比这难的事情太多,哦,抱歉,我是不是没有顾及你的感受?”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一旦错过就不在
 
    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杨逸的手机突然亮了。
 
    手机亮了,但是没有任何声音,这是因为杨逸关闭了手机的全部声音。
 
    打开手机看了看,却是一个看起来完全没什么意义的垃圾信息。
 
    以现代的交流方式只便捷来说,完全抛弃网络和手机这些联系方式怎么可能呢,虽然有些事情必须口耳相传,但只是用手机传达个无关紧要的信息那当然是最便利的方式。
 
    杨逸放下了手机,拿出了他的卫星电话给安东拨了过去,但是打通电话后他完全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已经真实了目标的位置,还有,目标的守卫极为严密,别墅里有炮侦雷达和战场监视系统,而且目标肯定还会再来这个别墅,但是时间不定,此消息可靠有效。”
 
    等着安东说完后,杨逸不发一语,挂断了电话。
 
    杨逸起身来到了洗手间,把门关上后,打开了水龙头发出些声音,随即把电话给贾斯汀拨了过去。
 
    虽然就在杰特罗的身边,但是杰特罗可没有收去杨逸的通讯工具,所以就算在杰特罗的眼皮子底下传递消息也不是什么问题,而且杨逸相信杰特罗肯定没机会在他身上安放什么窃听器,但出于谨慎,杨逸还是选择了尽可能小心的来和外界联系。
 
    等着贾斯汀接通后,杨逸低声道:“搞到情报了。”
 
    “搞到了?真的?”
 
    贾斯汀显得极是不可思议,因为从他提出要求,到杨逸搞到情报,这可过去了没几天时间。
 
    “当然是真的,我知道了德约的居住地点,而且可以保证他现在一定在哪儿,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离开,但我还可以保证他一定会再去那个地方。”
 
    贾斯汀迟疑的道:“这样的情报啊……”
 
    杨逸沉声道:“是的。”
 
    “这样的情报,唔,不是那种百分百完整的情报,你懂我的意思吧?所以,这价格嘛……”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我还知道防卫措施,比你要求的更加完善,我觉得另外收费也是应该的。”
 
    贾斯汀呼了口气,道:“伙计,这份情报我无法亲自验证的,所以你不要提加价的事情了,我也不说减价的话,一千万,你把情报给我,我把情报给任务发布者,等我收到钱后马上把钱给你。”
 
    杨逸立刻道:“不,先交钱,后给情报。”
 
    贾斯汀低声急道:“我总不能把钱垫付给你吧?而且这还是一个未经验证的情报。”
 
    杨逸好不妥协,低声道:“我相信你的声誉,你也该相信我的声誉,这份情报绝不会出错,所以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把钱给我,我把情报给你,这是独家情报,我认为一千万不贵。”
 
    贾斯汀停顿了片刻,然后他低声道:“好吧,钱马上给你,把情报给我吧。”
 
    “在尼斯费拉角南端的一个别墅里,德约每年都去很多次,他现在就在哪儿,就算他离开的话,也绝对还会再回去,只要你的客户没有惊动德约,那么德约就一定还会回去,还有,那栋别墅里有炮侦雷达,可以防范小型无人机,还有战场监视系统,另外,还有很多人被安排在各个路口,任何靠近那个别墅的人都会被暗中排查。”
 
    贾斯汀低声道:“还有吗?”
 
    “没了。”
 
    就是这几句话值一千万,但这几句话想要说出来可是太难了,而且还需要有足够好的运气。
 
    情报就是这么值钱,贾斯汀丝毫没有因为停了短短几句话就要付出一千万美元而觉得不值,他还卖过比这更短却更值钱的几句话,至于杨逸,他收钱收的当然也是心安理得。
 
    “钱很快到你账上,一个小时后查账,祝贺你,干掉很漂亮。”
 
    “谢谢,另外,还有个情报你想要收购吗?”
 
    贾斯汀毫不犹豫的道:“哪方面的?”
 
    “关于德约,关于他的内部一些情况,另外还有德约的合作者相关情况。”
 
    “可以说的再具体一些吗?”
 
是美国货,所以知道这些后剩下的根本就不必再去多想,或许你知道德约的具体合作者是谁,但是这情报不值钱,因为没有买主啊,现在最需要德约情报的就是大伊万,可他不能去美国干掉德约的合作者啊。”
 
    杨逸皱了皱眉头,他发现自己当宝想着再狠狠大赚一笔的情报好像真的卖不出多少钱去。
 
    “那么你想出多少钱?”
 
    贾斯汀想了想,道:“十万吧。”
 
    杨逸被吓了一跳,低声道:“十万?这价钱你也好意思开口?”
 
    “为什么不好意思?伙计,德约集团的内部情况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道的。”
 
    “那么说来听听,对照一下我们的情报是否一致。”
 
    贾斯汀笑道:“伙计,我知道的那可是情报,是值钱的情报,如果我把知道的告诉了你,而你本来不知道,那我岂不是白给你送钱了嘛。”
 
    杨逸撇嘴道:“可是十万太少了,我知道很多事,比如德约对乌克兰的人事安排。”
 
    贾斯汀低声道:“不过就是杰特罗或者另外几个人,尼古拉斯?不可能吧,德约都快要失去对尼古拉斯的控制了,这个你知道吗?如果你不知道就当我免费赠送给你了。”
 
    原来贾斯汀是真的知道尼古拉斯的事情,杨逸颇是无奈的道:“十万美元太少了,好吧,算了,我还是保留自己的独家情报,或许以后能卖上高价,但是十万美元太少了,我还不如不卖呢。”
 
    贾斯汀很是不客气的道:“是啊,十万块算的了什么呢?不如你直接把情报送给我吧。”
 
    杨逸很是不屑的笑了笑,但他对自己现在唯一的买主可不能太不客气,于是他也只能按耐住自己出言讽刺的冲动,低声道:“你再提提价,一百万美元,不,五十万美元打包给你了,怎么样?”
 
    贾斯汀毫不犹豫的道:“不可能,最多十万,只出十万。”
 
    杨逸吁了口气,道:“那我还是留着吧,再见。”